時間的陷阱:憂鬱、焦慮、負面情緒、心情不好的唯一解藥

最後更新日期:2023年03月04日

知識:★★★★★

實用:★★★★★

娛樂:★★★☆☆


後悔

對人類創傷最大的是後悔

不斷後悔、不斷認為錯過了時機

而不斷想活出過去

總是想把過去帶回來

看可不可以改變時機也改變命運

我們也不用在不斷地為過去種種的失落、創傷、損失、受委屈找出一個更深的意義

這些都是多餘的

透過後悔,時間的作用自然會拉長

因為我們從過去又找出一個空間來打轉

不斷地強化它,強化過去的某一個角落

無形當中其實在強化那個角落的業力

給自己另外一個阻礙、另外一個煩惱、另外一個創傷

讓它繼續運轉,自然帶來其他的後果

無論是去追查創傷或後悔的來源

不斷重新回顧過去,想得到心裡的療癒

或是用任何功夫來對治創傷

最多只是不斷強化「我」

把過去某一件事、某一個發生、某一個創傷

堅實化固態化

我們要做的就是打斷因果的連結

不讓我們的腦,透過念頭把「瞬間」黏起來

把每一個「瞬間」單獨化,讓每個「瞬間」新鮮地活出它自己

要去克服念頭不是去刻意不想,或是勉強去產生沉默

因為沉默,我們所認為的沉默,本身還是念頭

最多只是一個沒有念頭的念頭

或是沒有空檔的一個空檔

要面對念頭也不是透過功夫、靜坐、禱告、瑜珈、氣功…

任何修行刻意去專注

要克服念頭最多只是看穿他


剛剛好

面對任何事情,再好、再不好,都可以徹底去接受

接受的是宇宙絕對不可能犯錯

一切,都安排的剛剛好

面對任何災難,還是剛剛好

剛剛好透過它們我來到這裡現在

可以肯定,一切都剛剛好

一天重複幾次

就連剛睡醒或要睡了,也不斷的做前面的提醒

接受眼前的不安、恐懼、質疑、憤怒、失落、反彈、追求

眼前的事情,無論好壞都不斷的接受

不去對任何事情、任何發生,產生抵抗和反彈

有、沒有,都好

一切都好,一切都剛剛好

就算叫我決定,也就是剛剛好是這個決定

一個人自然就進入臣服

一個人自然體會到一切人間的經過都是注定

沒有必要去抵抗,老實說也抵抗不了

這個接受,不光是接受眼前的事情

而是含著更大的一個層面,接受事實對生命充滿信任

因為有這些經過才會走到這裡

而這裡,又是剛剛好

一個人也就突然自由起來


感恩

一生所遇到的人、遇到的事、各式各樣的經過,好事壞事都充滿感恩

知道這一切發生,是符合一個更大的藍圖

然而這個藍圖是頭腦所不能理解的

我們最多只能透過感恩臣服

把自己交給絕對

讓生命最大的力量帶著自己走下去

避開頭腦不必要的過濾結果

把自己交出來,會發現問題都沒有了、任何矛盾消失了

本來會讓我們不舒服、覺得委屈、後悔再後悔的

突然發現,沒有一件事有絕對的重要性


不加形容詞

一天下來任何事

好好壞壞都不要去區隔,不要再加一個形容詞在上面

一天下來見到、聽到、聞到、嘗到、處碰到任何東西

完全站在一個中立的角度

我們自然成為一個見證者

看著樣樣都讓他來、讓他走

不在上面再加一個念頭

站在中立的位置,自然會發現樣樣都跟我不相關

好、壞,不會讓我動搖

任何經驗我不需要用快樂、不快樂、痛、不痛、興奮、悲傷這些詞彙來限定

自然發現自己隨時在做一個見證者,隨時都在當下


放過一切

有任何念頭、任何感受,都提醒自己把它放掉

誰還有一個念頭?

誰還在後悔?

誰還在做分別?

誰還想形容 ?

誰還過不去?

誰還看不開?

誰還在計較?

誰還放不下 ?

誰認為受到委屈?

誰還有失落?

誰還在絕望?

誰還不舒服?

誰還在痛?

誰還心裡悶?

誰心還有壓力?

是誰想自殺 ?

誰認為自己來到這裡不是剛剛好?

就是應該來到這裡

誰還認為要把這裡現在,改到別的哪裡?

誰對這裡現在不滿足,還要再去延伸出另一個現實?

答案只可能是,我

是我

一切,都是我

那我又是誰 ?

這時候沒有答案

一個人輕鬆停留在沒有答案

在這個「沒有答案」中,人好像跳出來,跳到一個更大的我

甚至像宇宙那麼大的我

這時再繼續參

這個大我,不分別的我又是誰?是怎麼來的

唯一的答案又是無法回答

假如有答案,再繼續參

一直參到沒有答案

有答案又繼續參

繼續停留在沒有答案

這時候一個人自然發現,念頭也跟著消失了

從身體最深的層面、心更深的層面

好像浮出來快樂、歡喜、希望、信心、放鬆、愛、寧靜

這時候一個人還是可以繼續參

誰還可以感受到快樂、歡喜、希望、信心、放鬆、愛、寧靜?

也就自然會發現答案還是,我

當然是我

是我有這些種種感受,甚至還可以用語言表達

那我是誰

這麼一來又重複一個循環

循環到最後,連這些感受都一個一個的粉碎消失

有趣的是,這時候這些感受不光沒有消失

他的強度增加許多,可能幾倍、幾十倍、幾千倍

這麼做並不是不去面對現實

只是不把注意力落在腦的一個小角落

增加顧慮和兩難

信任生命有個更大的力量遠遠超過小我,可以帶我們走出來

最終體會到我和真實,是兩個不同的意識軌道

兩個軌道是不相關的

一個是侷限,一個是無限

這樣子,一個人就自然寧靜

返回頂端